濁水溪線文化田野採集 第三天

睡的不好。我沒膽把所有燈都關掉,又沒有夜燈,只好留一盞大大的省電燈泡。睡到一半後有隻蟲不斷地撞著燈把我吵醒了三四次吧。(起床後發現是隻蜜蜂....囧)五點多起身了一下,可是仍然是躺下去就可以睡,就此被門外的或車或狗吵醒了四五次,七點多覺得不能再睡了才起身。

想出去走走逛逛吃早餐,在門口聽到了很大聲的報數,用「洞么兩」的方式報數讓我差點以為是軍營,不過他們的「七」不唸「拐」就是一整個破功。出門後發現是帶營隊的大學生在國小操場上熱身,這制度好像還可以接受。

Sai
昨晚把我拉著的孩子(Sai,小武叔的小兒子,升小一)在學校的操場打籃球,我在跟小武叔打招呼之後去跟他搭訕。他旁邊還有似乎都比他大的一男一女,男的很乾脆地問了我是誰,但是卻沒有自介。國小的籃框真的比較低,連我不會打籃球的都可以輕易地灌籃。

中途接到田叔的電話,聽說志彬今天會比較忙,再加上昨天聽abay說志彬明天要去交大準備網頁小達人的事情了,所以之後應該沒什麼機會碰面了吧(不過行程表上20號似乎是他要帶我去丹大林道)。很不想是因為老爸的關係才有隔閡的。(真要說起來,這隔閡是我自己沒去打破的)總之明早金村長會來接我去地利。

吃完早餐之後逛了一圈,在不知道是不是工地的附近聽到了不錯的敲擊聲,是有兩個(以上)變動頻率組成的,可惜沒能錄下來。走第二趟之前先回去拿了相機,卻因為遇到Sai而沒能好好地拍,也好,這樣拍起來比較快。
路上的狗屎
路上的狗屎又大又多,已經被壓過/踩過的更是不少,走起路來可不能太悠哉。

第二趟回來後有一群看起來是大學生的人們走進田叔岳母的早餐店。我考慮了很久,最後還是沒有主動去搭訕。聽他們有聊到「台灣很多人都跑去大陸讀北大、清華、交通或是復旦,那些學校的排名比台大前面多了」的老梗,所以應該是大學生沒錯,雖然會打扮的比例比在清大還少,但是從都是傳長褲看起來,應該進來了不只一兩天了。


沒膽去搭訕,晃回住的地方彈吉他,昨晚用了一個 1M9 - - #1dim7 2m7 - - #2m7-5 3m7 - 3m9 3m7 4M7 4m6 #4m7-5 - 511 - - 5Aug,今天再把3m改成3dim7 5dim7 b7dim7的循環聽起來不錯。目前除了511還覺得可以更好之外,就差#4m7-5不知道怎麼處理才比較順。話說[微風吹過我的髮]也是升大學的暑假在松鶴部落時無聊在黃康的房間生出來的。


正想錄音的時候被Adour(Sai的哥哥,升小三)叫出去,似乎是想要我跟那群大學生拍照。想當然耳是怕尷尬而沒介入,後來趁著同行的修女落單之時問了一下,原來是台北各大學的教會召集的針對中學生的營隊。修女對我科系的轉變比較正常一些,不過也聽到一個有點遺憾的消息-昨天我沒去看的聯合彌撒有比較完整的八部合音....QQ。後來去達瑪巒部落的招牌前面幫他們拍照也稍微自介了一下,想當然耳他們是不感興趣。(其實有個長的還不錯..cc)

那時是上午十點,開始微微下起雨來,不過空氣還很清晰可以看到濁水溪對面的山被雲霧繚繞。

雖然之前有想到但是卻沒做-沒能把各case的檔案備份下來,現在鷹萬和逢甲的都在催新功能了,出發前BuzzShare的更新也還沒弄...orz

又回到住的地方,不過沒多久Sai和Adour也跑來了。很自以為亂按就可以的操作著電視機和DVD機,驚覺「自以為」並不是小孩的專利,許多大人也不符合我對於「成熟」的這項界定。總之看他們亂玩十豆村(我的吉他)的樣子時在誓不敢在他們面前把NB拿出來,不過令我意外的是他們居然沒有去轉吉他的弦鈕,正確的說是Sai在正要用的時候被我看了一眼,然後就轉而繼續玩一般人(沒學過弦樂的)好奇的悶弦把戲。

再出去晃的時候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帶相機和隨身聽,但是在出門看到一個很喜歡的型經過之後就後悔沒有帶相機出門了。偏偏即使回去拿也來不及了。

或許也和家教有關係,Sai在玩弄著罐裝礦泉水外面的塑膠袋(12瓶一包的那種非密閉式貼身塑膠膜)時,我可以在問答三次之內制止他玩。看樣子他(們)也是會看人臉色來決定自己的行為。Adour在玩十豆村的時候仍然有撞到琴頸,不過那大概是因為我之前講的不夠清楚吧....我無法預料他們的行為又不想解釋,看樣子我仍對小孩子沒辦法。

小武叔的姪子?
晚餐是由小武叔的姪子(應該是吧@.@)來叫我的去吃的,時間是比昨天稍晚的六點55分,問了一下得知今年升高一。話說我認不出原住民中學生以上的年紀,雖然看的出志彬比我小但卻猜不到是差一歲。這孩子表現的比較自然一些,也不會有太多稚氣,正確的說是能夠不理我就不想理我,來叫我時也沒過問我手上的吉他。不過主動跟他講話的話也會回答,很可以感受到實際面的呢。吃完晚餐後聽到他很大聲的唱著[老實情歌],還不錯。....希望下次可以跟志彬或是其他接近年紀的聊開一些。

對這裡的蚊子有些過敏的樣子,被叮過的地方和其附近會冒出比肉色稍紅的包。老媽留下來的[奈米北極冰球]跟預料中的一樣無效(廢話,它上面寫的很清楚是針對痠痛而不是蚊蟲叮咬),不過它涼的效果可以讓注意力不會一直停留在「癢」的思緒上倒是不錯。

又試了一下這兩天在玩的和弦進行,發現小節數不太對。另外錄了一小段無意哼出的旋律。

跟世昱問起的時候猜的不一樣,晚上的天空很晴朗可以看到星星,雖然只要把燈關掉就可以看到更多,但是我不是很想一個人看。(也許加註「一個人」只是想要下次跟bango約會>////<)雖是這麼說,卻還是在睡不太着,試著要錄晚上的一些天籟(後面那個檔,音量起伏很大)之後欣賞了一陣。

2 則留言:

志彬 提到...

哈哈 無意間發現你的網誌 !!
我是地利村的 "志彬"
會很驚訝或很訝異嘛 ? (好像同等意思麻)
我現在在當兵囉 !!
有控的話
我的即時a0912357430
e-mail:a0912357430@\yahoo.com.tw

Kong 提到...

歡迎歡迎呀~~:P
是沒有非常訝異啦(要嚇到我還蠻難的:P)
不過怎麼會知道是我呀?? XD

有空就聊囉~~
雖然我很少用即時通...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