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

通常我沒有很在意自己的隱私,所以裸照或打槍影片被他人貼到別的地方,除非影響到攝影師就著作權的感受,不然我是蠻樂見的。
但我盡量不去談關乎別人的事,即使那件事也是我的個人經驗--例如做愛。


曾經聽一位律師分享實務經驗時,提到關於客戶隱私的議題,他舉的例子是:有時候會接到客戶太太的電話,問起她先生有沒有去找他,這時標準的回答是「沒有」--即使真的有。「這不是說謊,而是保障客戶隱私的必要。」
直覺上,只要回答「最常被預設」的答案,或是否認「最常見的懷疑」就好了。
但實際狀況不會總是這麼容易判斷。若律師跟一對配偶的協議是每週先生會在固定時間去拜訪律師的話,那麼前述問題的答案反而會是「有」--類似於老師問起「某某同學上次有來上課嗎」時,想要幫同學隱瞞的狀況。

我實際遇過的狀況是:A聽B說C有跟我做過,然後A跟我確認這個情報。直覺上「我跟C有做過」是隱私,所以不應該承認。但否認的話,就是在暗示「B在說謊」或是「C對B說謊」或是「A在說謊」。
實情呢?在那次的狀況中,我跟C的確有做過,因此若是否認,要嘛是被A解讀成對他的不信任,要嘛是A會開始不信任B。如果我的回答再傳到B的耳中,那麼B也會增加對C的不信任;若傳到C的耳中,C也可能覺得我扭捏不乾脆。(雖然我真的是超扭捏不乾脆的)
即使無視A、B、C之間的信任關係,其實我跟C也同樣是性開放的實踐者、角色與菜路也沒有問題,而且時間地點也曾有高度交集,因此「我跟C有做過」才是一般人會預設的情形。換言之,如果我跟C其實沒有做過,那仍是隱私。
於是,除了「拒答」之外,我想不到任何可以維繫四人之間相互信任的方法(即使這個信任其實並沒有任何根基)。但是「欸聽說你跟某某做過」時如果回答「這我不方便告訴你」,會被怎麼解讀,相信大家也很清楚。

另一個實際狀況是跟靖亞,唯一一位我在 h*ours 公然邀約而有答應並且真的到我家過夜的。
以我的形象來說,帶回來的應該都會被我吃掉(咦,我的形象真的是這樣嗎),但就我跟靖亞的組合,共同認識的朋友們卻傾向猜測我們並沒有發生關係。
所以,我(們)該怎麼回答,才能維持彼此的隱私,又不會被直接認定為是某個答案呢?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

應該會有朋友認為「『跟某人沒有做過』不太會被閒言閒語,但『跟某人做過』卻較有可能,因此回答後者比較理想。」但是,我跟我某任男友在交往期間都沒有性交,而這也很常被視為「不正常」。
另一方面,這個「閒言閒語」所隱含的對性的污名化價值觀,不也正是我(們)想要破除的嗎?急著撇清「我跟某某沒有做過」,其實跟急著撇清「我不是處男/同性戀/零號/感染者」的心態有雷同之處吧。

2 則留言:

那盛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那盛 提到...

恩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