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道18屆新韻、夢中的旋律

  是前天,由升高二的學妹拿到冠軍。



  並不怪13屆沒有拿下冠軍,但是我卻不曉得自己對這件事不在意的原因是已經對吉他社無感還是有其他原因。最直覺的想法是因為自己的能力畢竟退步不少,早已不能對他們的表演再做評價和建議,但是我卻忘了問他們「是不是有很快樂的一起作歌」。


  會去看新韻雖然說是因為Sigua要我幫忙處理電腦,不過到也發現了自己曾經擁有的東西。當初跟12屆的大伙一起闖的熱血和憧憬雖然實際上並不如想像中那麼美妙,但是那個感覺卻比在電台少了一份「怕被超越」的恐懼。上大學後被推崇的優越感早就變成壓力,壓迫著我「在玩耍中學習」的生活模式。


  似乎也變的希望變成沒有壓力的觀眾,看著比現在的自己強的各個高中組和苦瓜的表演組,雖然對音樂有著愧疚但卻還是樂於欣賞。或許也因為jenpay的關係,昨天看著Sigua電腦裡的灌籃集錦竟然對籃球產生了興趣,也許我喜歡「看」吧。光是看的話就什麼都不會了,不過什麼都不會又怎麼樣呢?我不曉得。


  前兩天幫Sigua弄了兩天的電腦,賺到的除了三杯飲料和一頓晚餐之外,也增加了一些面對電腦的勇氣吧。灌台新電腦居然花了超過三小時XD


  下午三點到四點多的午睡,夢到SoarStar和weierstrass,夢裡的時間似乎是開學的第一週,SoarStar學姊問我為什麼哼出的創作有其他歌曲的感覺,我在明知道是夢的狀況下回答的內容竟連自己也不甚相信:「的確是其他歌曲呀,音樂的創作就是由以往學過的曲子裡作抄襲的動作,在一首曲子裡學到的每一個技巧如果不能用在其他曲子裡,那就沒有任何意義了。」至於夢裡哼出的旋律,醒來後只記得副歌,已經錄起來了(Demo08)。

2 則留言:

yaya 提到...

那個升高二的學妹是我XDDD

Kong 提到...

噗哈哈哈 怎麼居然能翻到這麼前面的文章